专家评论
您的位置:首页 > 专家评论 >

凝重厚实 儒雅潇洒

时间:2015-03-23   所属栏目:专家评论   点击:133次
   在中国书法美学史和书法评论史上,对“书为心画”、“书如其人”的理论却是历来都是十分被人推崇的。这一方面是书法作品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反映出书法家的才学与志趣,另一方面反映出书法家丰富的学养对书法创作所产生的重要影响。周宏兴先生作为我国近现代文学艺术史上一位具有重要影响的著名文人学者,其在文学、教育、美学、美石收藏、诗词创作和评论、书法艺术理论的探索和研究等多方面的学养,便自然成就了他凝重厚实、儒雅潇洒的脱俗书风。
作为周宏兴先生的学生,在我的书房中和书柜里,至今珍藏着先生的十几部著作,珍藏着先生的隶书书法,近期则又收到了先生的 《书法艺术》一书。这使我非常激动,也倍感亲切,桩桩往事涌上心头,悠然忆起5年前先生那本《周宏兴天然大理石画珍藏集》在人民大会堂首发时我的一段即兴发言。那是我们师生间20多年真情和友谊的流露,那段发言中充满了我发自内心的对先生教育之恩的感激,充满了我对先生人品、学识、教养的钦佩之意,也充满了我对先生一生梅开三度的一种由衷地赞美,也使得我们师生间格外的激动,在众目睽睽之下便互致问候,紧紧拥抱,彼此都热泪盈眶。
作为一代名师,周宏兴先生一生主要致力于读书育人、学术研究及文学创作。他涉猎范围甚广,学一门通一门,学一门成一门,治一门精一门,门门都要做到最好,们们都能做到最好。此一生,他不仅多有经典之作,为后人留下了丰厚的宝贵文化财富和精神遗产,而且能艺术常新,极富创造性地做到了梅开二度、三度,如今甚至又做到了梅开四度,实在令人赞叹和钦佩不已。
周宏兴先生是中国人民大学著名的中文教授,他从教40多年,先后出版学术专著和主编文学艺术书籍《简明文学词典》、《诗歌创作艺术》、《中国文学名篇选读》、《外国文学名篇选读》、《艾青传》、《艾青研究与访问记》、《周总理与诗歌》等多达42部、千 余万字,并发行了百余万册。早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他就以其突出的建树成为国内著名的学者、诗歌论评家。尤其他在近代诗歌研究方面的建树,在中国文坛曾经产生过不可低估的影响。特别是对当代诗坛泰斗艾青的研究,以其严谨的态度、科学的立论、翔实的生活素材、全新的视角、极高的史料价值和学术价值,使史学界、文学界、诗歌学界、国际艾青研究学界赞叹不已。许多学者纷纷赞扬其研究成果,不仅是艾青研究学的新发展、新高峰,而且是对中国新诗发展史和诗美学研究的新建树和新突破,也是对文学史和诗歌史研究的一个有效推动和重要的历史贡献。
作为知名学府的著名教授,周宏兴先生在近半个世纪的教学生涯中,不仅将其精力放在了学术研究和著书立说领域,以其学术成就和文学艺术成就丰硕而驰名中外,而且把其最主要的精力放在了教书育人、办学育才方面。尤其上个世纪因文革动乱,许多青年人失去了进入高等学府的机会,在那个百废待兴的年代,周宏兴先生在房无一间,地无一块,没有任何资金作为资助的情况下,为了振兴教育,为了振兴民族文化,为了使一大批失去机会进入高等学府学习的青年人重新接受高等教育,他以其高度的社会责任感和历史责任感凝聚了一批社会贤达、一批高等学府的才俊,毅然决然地创办了北京人文大学,这所解放以来在全国创办较早、为数不多的成功的民办大学,也是规模最大、教育质量屈指可数的函授和成人教育大学。20年风风雨雨的办学经历,他以一个教育家的胆略和气魄,克服了重重困难,排除了层层障碍;以一个学者和文人的执著,勤于奋斗,不畏艰险,艰苦创业,排除万难;和身边的朋友们、同事们同心协力,尤其是后来鼎力支持年轻的一代校领导,扩展事业,将学校发展成如今门类齐全、拥有13个学院、校舍现代、教育设备先进、师资力量雄厚、住校学生达1.3万人的国内民办名牌大学。如今的他不仅是著名大学的知名学者、知名教授,而且是中国现代史上民办大学的开拓人之一,北京人文大学的创始人。20年民办大学的创业之路,教书育人之路,他不仅为国家和民族培养了50万高等学人,可谓桃李满天下,许多学生成为了著名的专家学者,成为了各行各业的栋梁之材,部分学生甚至成为了省部级干部,而且还为国家积累上亿元的教育资产,从而荣获了中国民办高等教育委员会颁发的“全国民办高教创业奖”。
   由于长期受教育于中国传统文化,特别是受儒学的影响,虽然他已是年近古稀的学者,但他始终恪守着尊师、敬友、重义、谦和的文化传统。许多老一代的文人、学者、革命家,如耿飚、李德生、程思远、刘培植、崔乃夫、邹瑜等都是他的忘年交,他还有幸当面聆听郭沫若、茅盾、赵朴初、艾青、臧克家等前辈大师、大文豪的教诲,并多次和他们进行书信往来,与之建立了良好的师生友情,从而使其文学艺术真谛的传承成为了一种真实和可能。正是受益于这种真诚、尊师、重义和谦和,从而使大师们的真情在他的真情在他的身上得到了继承和发扬,于是,历史便又孕育着新一代文豪和大师的产生,这自然成为了一种规律,成为了一种必然,并也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和后人的纷纷效仿。
周宏兴先生还是海内外著名的美石收藏家、鉴赏家,如今他还担任北京人文大学赏石文化研究所的所长,并担任了中国收藏家协会的重要职务。几十年来,教学之余,他跑遍了祖国的名山大川,在饱览祖国大好河山,灵性大发、诗兴大发之余,他又以其孜孜以求的精神,收集和收藏了各种美石三千多件。尤其对云南大理苍山的天然石画,更是情有独钟。经大量发掘、整理、编撰,他拥有了一批举世无双、叹为观止的天然大理石画神品与绝品。他几次举办藏石展览,特别是在北京的几次规模较大的展览,一次次引起轰动,一次次受到文化界、艺术界、赏石界、收藏界及媒体的关注,中央电视台曾连续三次播放其展览的精彩画面,人们在观展之余无不赞美有加。著名红学家、艺术鉴赏家冯其庸在为其收藏集写序中就曾赞叹道:“周宏兴所藏的这批石画,简直就是一个石文化的宝库,是天地之氤氲,宇宙之秘珍,是轻易不能得到的。”而作为学生,笔者则认为,那些五彩斑斓、结构奇特、意境深远、画面与造型极为优美的大自然的杰作,不仅具有无穷的艺术魅力,可以与古今中外任何艺术大师的杰作相媲美,而且更为灵性与动人,更为秀逸与高雅,它是我们民族文化的瑰宝,也是人类共同的文化瑰宝和精神财富。笔者为老师拥有这些天然的艺术珍品而骄傲和自豪,也为老师为赏石文化又开一代先河而由衷地喜悦和崇敬。
艺术大师齐白石老先生曾认为,在一个艺术家的成功里,尤其是书法家、绘画家、诗人、篆刻家的成功里:“诗词第一、篆刻第二、书法第三、绘画第四。”和所有成功的书法家一样,齐白石先生本人书法的发展就有一个出入古贤门庭的学术过程。他说:“窃以好学者,无论诗文书画刻,始先必学于古人或近时贤,大入其室,然后必须自造门户,另具自家派别,是谓名家。”齐白石早年学术启蒙于“馆阁体”,27岁临何绍基,后以金农手札、吴昌硕等为范本。如其在《学术自述》中所言,“书法多得李北海、何绍基、金冬心、郑板桥最多。”作为一代大师,齐白石最过人之处就在于他在诗书画印这四个相关艺术门类之间的吞吐自如。而作为著名教授、学者、诗人、书法家,周宏兴先生则同样具备了齐白石先生所提时的名家、成功者所应有的条件。
“晨起临池当早朝、长夜镌印忘迟睡。”周宏兴先生自幼就酷爱书法,上世纪五十年代初,他在读中小学时就日日临帖。中年以后,尤其喜爱隶书。他曾潜心研究和学习曹全碑、后又学习礼器碑、史晨碑和孔宙碑,并融合各碑之长,逐渐形成自己凝重、古朴、自然、流畅、逸韵的风格。长期对传统书学理论与书法创作的实践,使他深深体会到了“技道不二,由技进道,道进乎技”的思想,深切地认识到了这一占今中外艺术相通的普遍真理。因此,他的书法承碑学于“二王”体系,其气质、禀赋、个性多与帖学相合,其品格则遒逸、庄重、质朴,其用笔、结构处处都传承着一种古典意蕴,既继承了汉魏遗韵的精髓,中和中见儒雅,静穆中见境界,又处处蕴含着浓郁的人文气质和个性风格,被人称其为典型的文人书法。
步入周宏兴先生的住宅,不仅使人有“风惊云涛生广宇、满目啸声天地来”的感慨,而且浓浓的墨香会迎面扑来。尤其他的隶书,给人的印象,方正光洁,刚柔并济,酣畅淋漓。每每体现着一种骨气昂然的精神正气,处处体现着博大精深、雄厚、夯实的文化底蕴。
书法家文化素养的高下,往往直接决定了其作品品位的高下。中国书法史,是一个重视文化、重视品位的历史,因为书法说到底不只是一个材料、技法的表现问题,它更是一个文化概念。在历代的书法家中,从米芾、赵孟頫到近代的于右任、启功等人均不是以书立身,然而他们的书法都深得世人的推崇,究其原因在于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将自己深厚的学养渗入到各自的书法中去,从而形成内涵丰富、体味无穷的书卷气。所谓书法应无俗气、无火气、无霸气,不剑拔弩张,也不四平八稳,人雅字雅,人俗字俗。而周宏兴先生的书法正是字如其人,文如其人。当代隶书大家王遐举曾赞扬周宏兴先生隶书功底深厚,凝重古朴,并为其题词:“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刘炳森先生则为其题词:“举前贤之未及,启后学于成规。”著名书画家萧劳、沈鹏、柳倩、欧阳中石、黄绮、李铎等也纷纷为周宏兴先生题词相赠。
艺术的生命在于创造,在于开陈出新。近年来,周宏兴先生的传承汉魏古隶风骨,在创作了大批隶书精品的基础上,又以指代笔,书写隶体书法,从而开创出自我书法的一个新境界,并以其极为丰硕的成果又一次引起艺术界、书法界的广为关注。
在我国,指书自古有之。但与传统的毛笔相比,其最大的不同在于其用指的特殊性。而指书最大的困难在于,手指蘸墨,含量有限,且必须在有限的时间内,以最快的速度,将墨准确地书写到宣纸上。因此,指书书法,多为行书或草体。指写隶体,可谓十分困难,古今几乎少有人问津。周宏兴先生则经过苦心钻研,科学而巧妙地掌握了手指用墨的方法。在他的指书书法中,通过熟练运用手指各个部位的变化,写出其圆、方、粗、细、浓、淡、虚、实的多种笔划,而一撇一捺一横一竖的笔画之中,则常常出现诸种意想不到的如大自然中的斑竹、白桦、黑袍、银杏等许多优质树木的优美花纹效果。观之浓淡相交,黑白相映,轻重错落,深浅变幻,刚柔并济。尤其他不久之前完成的隶体指书巨幅长卷(宋 范仲淹的《岳阳楼记》)全幅1152cm×204cm,堪称迄今为止指墨艺术的世界之最。
李书,是古文系统向今文系统过渡的关键性书体,历来受到文字学界的高度重视。欣赏一幅好的隶书往往有如浏览一部书法史,一部古文学、古文字史。而好的隶书书法家,每每又博古通今,名碑涉猎,技高功深。观周宏兴先生的隶书,或雄强、厚重,或劲挺、舒展,确有汉魏之气格,也整合了唐楷的“努”法,更显示了当代与时俱进的书法艺术审美格调。而这一审美格调的核心则是:书家既得到了古人书法艺术的精华,又写出了自己对书法的哲学思考。因此,无论是他的毛笔隶书,还是指墨隶书,均给人一种浑厚坚实、笔意分明的感觉。尤其那幅《岳阳楼记》的巨作,处处透视出一种大家的遗风,表现出一种时代赞歌式的明快和清新之美。
庄子云:“水之积而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周宏兴先生几次和我通电话时,反复强调文学、知识修养及传统对书法的重要性。他深知,没有深厚的文化底蕴,没有深厚传统书法功底,最后失去的不仅是自己书法的魅力,而且是未来发展与进步的可能性。而周宏兴先生在书法艺术领域的成功正印证了他始终遵循的这一千古的真理。许多文化界朋友赞其隶书融汉魏名碑之长,成凝重古朴磅礴之风,赞其指书以“力透纸背,游行自如,风姿引人。”当然,周宏兴先生也不止一次自谦地说:“指书隶书,对我来说,还是在创造进程中,我一定会奋发努力,使其不断向更完美、更神奇的艺术境界迈进。”
周宏兴先生的隶书因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更得到了许多书法爱好者的喜爱。近年来,国内有上百家博物馆、展览馆、收藏馆、报刊杂志慕名收藏了他的作品,就连中南海、全国政协礼堂也收藏了他的巨幅书法作品。由于其隶书笔力雄健,尤其适合刻石,至今在云南大理三塔倒影公园湖心亭还矗立着他的隶书诗碑,在北京、广东、浙江、山东等地也有他的多樽书法石刻。同时,他的隶书也被日、韩、英、美、印、加、新、马等国的多位外国友人收藏和珍爱。美中基金会主席李黎先生,马来西亚的著名文学家、诗人与评论家吴天才先生均来电来函请求题词和书写书名。2004年4月22日,美国前总统老布什,应美中基金会的邀请,参加了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中美教育合作签约仪式。会后,老布什亲切接见了周宏兴先生,并对其书法艺术倍加赞赏,周宏兴先生当场赠送老布什两幅隶书精品,老布什激动地欣然接受。经国家文物局中国书画收藏家协会暨中国书画藏典编委会专家评定,周宏兴先生的收藏润格被定在了一个相当可观的价位,并被视为具有巨大升值空间的书法艺术。
“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科学求惟一,艺术则求变。”作为学生与弟子,我为先生的艺术成就而由衷地高兴,为先生的梅开四度而十分欣喜,更以先生在不断的创新中,在不断开掘生活和艺术美丽的过程中,勇往直前的精神而永为楷模。
周宏兴先生,一代名师,一个梅开四度的艺术“之谜”,一种生活和艺术的真实,一种跨越了时空的大美。


注:席小平同志现为国家计生委领导 部级干部
 
 


上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