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评论
您的位置:首页 > 专家评论 >

金融时报记者孟黎----专访隶体指书第一人周宏兴教授

时间:2015-03-23   所属栏目:专家评论   点击:117次
意存指先 无翼而飞
  来源:金融时报

艺术贵在创新,作为中国传统艺术瑰宝的书法是纯粹线条的抽象表现艺术,如何在传统的表现方式中加入新的表现方法,是众多书家希望破解的难题。著名书法家周宏兴教授多年潜心学习汉隶名碑,汲取众家之长,形成了古朴厚重的书风;他苦心钻研,独辟蹊径,以指代笔,创造了“隶体指书”新书体。既拓展了书法艺术的新境界,又充实了传统书法艺术的审美空间。被誉为“中国隶体指书第一人,开辟书法审美新天地。”日本京都新闻社等机构授予他“中国杰出隶书艺术家”称号。日前,记者专访了周宏兴。 
    记者:何谓指书?指书最早起源何时? 
    周宏兴:以人的手指蘸墨(或其他的颜料)直接书写的书法,称为“指书”或指墨艺术。有的人为了克服手指蘸墨有限,不便于书写的难处,在手指上戴上指套,或在指甲内塞一点棉花再蘸墨书写所谓的“指书”。未摆脱蘸墨的工具(棉、布等等),不是真正的“指书”。只有抛开任何工具,以指代笔,以指写心,直接用手指来创作书法,方可称得上“指书”。中国指书可上溯到一千六百多年前的北魏时期,1995年到1996年,大同出土了北魏时期的瓦片,瓦片上有一些在瓦片未烧时用手指直接“湿刻”上的文字,这是迄今为止我们所知的最早的指书。书法史上有记载并留下作品的是清代名家高其佩,他不但有指画传世,也能以指代笔。 
    记者:作为一种创新,指书颇受争议。曾被批评为“旁门左道”,也曾被范曾先生赞为“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对这些观点您怎么看? 
    周宏兴:有人批评指书为“旁门左道”,是“不务正业”,是“杂耍”;有人还说,又不是残疾人,为什么不用毛笔写书法呢?这是对指书艺术的偏见和误解。指书是艺术。艺术的核心是“美”,优秀的指书作品向人们展现的正是赏心悦目、震撼灵魂的大美。指书是人类的返璞归真。人类的童年,还没有发明书写工具,主要用手指来书写;每个人的孩提岁月,也都是用指头在沙滩泥地里写写画画,这应当看成指书的雏形;当人们成熟以后,抛开毛笔,重新以指代笔,以指写心,就有一种返回童年、返回纯真的感受。指书是人体潜能的释放。人类用五指创造了世界,但是手指对于每个人来说,所发挥的效用却大不相同,人的手指还存在着巨大的潜能,期盼开发;用手指写书法,不仅开发了手指的新功能,也拓宽了书法家的艺术领域。 
    记者:您如何开始指书创作?您指书艺术追求的目标和境界是什么? 
    周宏兴:1996年夏,我赴日本访问和讲学时,在我的《简介》上刊载了几幅书法,其中一幅《江流天地外 山色有无中》是我随意用手指写的,现在看来,显然十分幼稚,但不少日本友人仍赞赏有加。这是我创作的第一幅隶体指书。 
    我真正开始隶体指书创作是2002年春夏之交。一天清晨,坐在公交车上,我突发异想:可不可以抛开毛笔直接用手指来写书法,能不能用手指创作出神奇、雅美、雅俗共赏的隶体书法?从那时开始,隶体指书创作成了我每天生活与工作的重要内容,一发不可收拾。我为自己制定了3个指标:感动自己,感动周围爱好书法的朋友,感动书画家、书法艺术鉴赏。经过几年的探索、实践、改进,逐渐实现了上述3个指标。 
    我指书创作力求:首先,有鲜活的个性与风格。清代大学者刘熙载说:“书,如也,如其学,如其才,总之曰:如其人也。”观其书法,可想见其人,那些缺乏独特风格的书法,只能是步人后尘,停留在模仿阶段,不可能具有长久艺术生命力。 
    其次,体现“建筑美”、“绘画美”。隶书与其他书体如篆、行、草、楷等相比,最具厚重、敦实的特点,因此它更接近建筑艺术。在结构上,它非常讲究对称、匀衡、四平八稳、势均力敌,这是隶书审美特征的精髓。古语云:书画同源,意谓在书法中蕴涵着“绘画美”,而这种绘画美。在隶体指书中可以得到更充分的表现。运用手指的不同部位,加上不同的指法,在书写的过程中就会不经意地出现如竹叶、树皮斑纹、动物皮毛纹饰等生动的花纹。 
    另外,写好“灵魂之笔”。隶书特别强调其中最重要的一笔,这就是被称为“蚕头雁尾”的横贯整个字的那一笔,因起时笔向左下方用力再逆转收回,形成一个如桑蚕头的形象,笔锋运行到右方再逐渐加力,笔画也逐步加粗加宽,最后迅速向右上方细挑而终止。形成一个如大雁尾部的形象,故名之。这一笔是贯穿每个字、每幅作品的亮点,我把它称为“灵魂之笔”。用手指来书写“灵魂之笔”有巨大优势,它可以把毛笔书写的墨黑笔画变成栩栩如生的“蚕头”与“雁尾”。 
    记者:写好指书,应着重解决哪些方面的问题? 
    周宏兴:根据我的创作体会,写好隶体指书,应当着重解决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一、指书以笔书为根基。我国两千多年用毛笔创作书法的历史所形成的楷、行、篆、隶各种典范书体,是我们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文化宝库,从事书法创作的人必须终身孜孜以求从中吸取营养。指书作者应当着重学习并掌握笔书的间架、结构、布局和运笔,这是书法创作的根基。一些指书作者,或急于求成,或者为掩盖根底的肤浅,而求助于怪异夸张、恣肆变形,等等;这是不足取的。二、指书要走出以指追笔的局限,潘天寿在《听天阁画谈随笔》中说:“予作毛笔画外,间作指画,何哉?为求指笔间运用技法之不同,笔指墨趣之相异。”指墨艺术要想存在,发展,必须创作出与毛笔不同的艺术作品,才能达到“笔指墨趣之相异”的审美效果。有的书评家也用“富有毛笔书法情趣”的词语来赞扬指书作者和作品,这恰恰是指书创作的最大误区。 
    记者:与传统毛笔书法相比,指书的审美新境界新在何处? 
    周宏兴:古语云: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毛笔是由几百根动物毫毛所组成的,极富弹性,吸墨性强。而指头的劣势也正在这两个方面。但是,手指可以通过不同部位、不同力度创作出与毛笔全然不同的艺术境界,甚至手指上的指纹都可以形成绝妙的画意。这是毛笔永远不可企及的。 
    指书作品中每一字的结体展示都突显了字形的立体视觉之美,这较之传统书法表现有了更强的视觉张力感,具有了远离故有经验的艺术之格。每一字都有了黑白灰的层次明暗变化,比传统书法多出了灰色,表现出了更为丰富厚重的形象,改变了既有的书法艺术展示方式与效果。 
    记者:北京师范大学博士生导师梁玖教授说,您的指书艺术充实了当代书法艺术历史,是对一个学科的历史性贡献。任何艺术都需要不断传承和发扬光大,而隶体指书又是一个新门类,在艺术传承上是否难度更大? 
    周宏兴:由于书法的功能性的减弱,当代书法的确陷入困境。但是书法除了实用性以外,还具有巨大的审美功能。在单调、沉闷工作环境中工作的人,可以从中放松自娱;书法还是人们修心养性、塑造健康个性的有益工具,书法在当代还存在巨大的发展空间。目前,提倡弘扬传统文化,更是书法创作发展的契机。 
    指书是严肃的创作,来不得半点虚伪和造作,在艺术传承上的确有难度。要写好隶体指书,需要3个10年:第一个10年,描、摹、临各大家作品,把古代书法遗产化为骨骼、血肉;第二个10年,研究和学习汉碑名家,吸收传统隶书精华,化为灵魂;第三个10年,进入指书创作,潜心钻研,形成个性。 
    链接: 
    周宏兴,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北京人文大学创校校长、中国书画艺术学院院长、美石艺术珍宝馆馆长。创造了“隶体指书”新书体,其作品被众多国际友人珍藏,我国党和国家一些领导人、美国前总统布什等均收藏了他的隶书或隶体指书作品。在现代文学研究领域颇有建树,著有《周总理与诗歌》、《艾青传》。
 

上一篇:隶体指书 美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