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评论
您的位置:首页 > 专家评论 >

周宏兴:“物我两忘”醉指书---北京晚报

时间:2015-04-28   所属栏目:专家评论   点击:96次
周宏兴:“物我两忘”醉指书
 
 

“周宏兴书法艺术典藏馆”、“周宏兴珍藏文化巨匠文献馆”、“周宏兴天然大理石画珍宝馆”三大艺术馆不久前在安徽安庆五千年文博园正式落成并向社会开放。本月22日至30日,“周宏兴书法艺术迎春展”又将在中国现代文学馆举办。此次书展共展出中国人民大学教授、评论家周宏兴150多幅隶体榜书与指书力作,同时他还向文学馆捐赠多幅书法作品以及平生出版的全部学术著作、文艺编著、书画集和四幅珍贵的天然大理石画。周教授感慨:“大学的教学、研究、管理工作,对于我,已成如烟往事,而书法艺术尤其是隶体指书的创作,则正处于青春年华。”

一同发现原始遗存

冯其庸

我与周宏兴同志是中国人民大学语文系的同事,至今已有50多年的友谊了,最难忘的是1964年到1965年,我们曾一起参加人民大学在陕西长安县的“四清”工作。我们在王曲地区发现了大面积的原始文化遗存,收集到了大量的原始文化遗物,这些彩陶片、陶鬲、骨器、鹿角等等,北京大学原始文化研究专家苏秉琦教授和社科院郭沫若院长都看过,得到了他们的肯定。后来我们写成了一份王曲地区原始文化遗存的考古调查报告,交给了《考古》杂志,《考古》杂志的人说由非考古专业人员写的合格的考古调查报告这还是第一次,但不久“文化大革命”就爆发了,《考古》也停刊了。不想十年“文化大革命”过去后,这份报告还在1981年第1期《考古》杂志上发表了,这是我们共同感到意想不到的事。

宏兴同志还收藏了大量石画,出了画册,我还为他写过序。大理石上类似山水画的画面,是早已为人注意和欣赏的,但像宏兴同志那样收罗至千万件,把它作为一门专门艺术来对待,这还是前人所没有过的。

宏兴同志精研隶书,且好擘窠书,我以前也曾见过并很欣赏,但他的指书,以前虽也略有所知,但没有现在看到的这么多,这么精。

指书指画,本来是一种传统艺术,但一直未得到宏大发扬。高其佩的指画已是很突出的一位了,但指书却是找不到像高其佩这样的人。我看了宏兴同志的指书,可以说是大为叹赏,他把指书发展和提高到了一个新的境界,是中国书法史上夺目的一页。他的隶体指书,包括他的擘窠巨书,有金石气,有古篆味,沉稳厚重,远离时俗,独辟蹊径,别树一帜,实为难得。我现在老病不能举笔,只能勉书数语,以见赏赞之意,并系一诗,以为短文之殿。

奉题周宏兴兄指书

淋漓指墨见精神,心画心声最是真。

难得十年参佛指,龙蛇点画指头春。

简介

周宏兴,1936年生于吉林省大安市。著名作家、书法家、鉴赏家、教育家、诗评家。1961年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后到中国人民大学任教。现任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北京人文大学创校校长、中国书画艺术学院院长、国际艺术研究院院长、赏石文化研究院院长。有《诗歌创作艺术》、《艾青传》、《艾青研究访问记》等50余部文艺编著出版。《周宏兴书法艺术系列丛书》26卷也将陆续出版。

 

 

艺术品多了也成“灾”

席小平

作为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资深的老一辈著名教授,新中国成就斐然的文学评论家,在文坛极具影响力的文化艺术名家、著名学者、教育家的周宏兴在半个多世纪的办学与教育、研究与著述、书法与文学创作、美石收藏与鉴赏等活动中,周宏兴教授不仅与几十位文化巨匠、大师结下了深厚的情谊,保存了大量与之相关的珍贵文献与史料,具有千万字以上的编著作品,而且收藏了各种奇石,特别是三千多方天然大理石画,加之他自己创作的几千幅各种规格的书法作品。久而久之,这些为数可观的艺术品的收藏之处,为这些艺术品找到一个最终归宿和它们的“家”,成了他的一块心病。眼见着作为藏品所租用的场所其租金越来越难以承受,安全和保存也成了问题。眼瞅着家里所有的空间几乎均成了仓库,几乎连睡觉的床位都被这些艺术品挤到了一个很小的墙角。周宏兴先生竟然每天在一个破旧的八仙桌上笔耕不止,众多书法艺术精品,巨幅隶体榜书,竟然就出自这样的一个空间。我被周教授的这种精神所深深感动,也经常地和他共同谋划着这些艺术品的去处。人说艺术无价,盛世收藏,但在周宏兴教授这里,艺术品多了也能成“灾”。

2007年春节前夕,周宏兴教授的学生朱林寿从安徽安庆到北京来求助,要建皖江文化园,搞烙画馆,出烙画集,并请人为画集写序。周宏兴教授亲自为该作定名为《中国烙画艺术大典》,并请高占祥先生写跋,指定我写序。与此同时,安庆五千年文博园的创意也在这个时候被提了出来。经过长期和周宏兴教授接触,朱林寿充分认识到了周教授所创造艺术和收藏艺术的弥足珍贵,故而产生了为先生建设“三大艺术馆”,永久陈列的想法。

2009年以来,周宏兴教授的学生、五千年文博园董事长朱林寿,为了使周教授一生的心血所创造和积累的硕果成为全民族的文化财富,在文博园内,以国家博物馆级标准建筑规格,为其建成了永久性的周宏兴三大艺术馆。周教授一生的心血,如此之多的珍贵文物、文献文史资料收藏、一生的艺术创作,全部珍藏在“周宏兴珍藏文化巨匠文献馆”、“周宏兴书法艺术典藏馆”、“周宏兴天然石画珍宝馆”这三大艺术馆,无偿地供安庆人民和全国人民欣赏。

在文博园内,到处是他题写的牌匾、碑林。尤其他书写的四大长卷《三字经》、《道德经》、《千字文》、《百家姓》这些巨幅精品陈列于馆内,且将5300余字的《道德经》、1200余字的《三字经》全部刻石到了山脊、石墙之上供人们欣赏。许多人在此作品之下流连忘返,许多学校的老师带着学生从远处赶来阅读、临摹、书写、背诵、拍照。可见,其作品已不仅仅是一幅巨幅书法、刻石长卷、文化景观,而已成为一种文化,一种精神,一种做人的灵魂追求。

救活作家出版社

李荣胜

一踏上安徽太湖县的土地,就让我感受到了一种禅意的秀美。远处的群山重重叠叠若隐若现,近处的绿树呵护着青草和各种颜色的花朵。或因知道著名的佛教领袖赵朴初先生就出生在这里,所以见到这如诗如画的山野风光,心中便涌起一番禅意的联想。周宏兴先生三大艺术馆就坐落在景区最突出的博物馆群中。

“周宏兴书法艺术典藏馆”由冯其庸先生题写馆名。周先生七岁开始习字,尤其是他继承古人指书技法,创作的指书隶书体作品别具一格,极富独创性。

“周宏兴天然石画珍宝馆”由沈鹏先生题写馆名。周宏兴几十年专门收藏大理石中的奇石,如痴如醉。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我在作家出版社供职。因为出版社刚刚起步,经济十分拮据。时任社长兼总编辑的从维熙放下小说家的身段,四面求援。那是夏天的一个傍晚,我陪同从维熙来到周宏兴家里。当时周宏兴教授虽然是人民大学函授学院的院长,但居住的平房的确有些窄小,从屋外到屋内堆满了大理石。一见面,周宏兴就握着从维熙的手,歉意地说:“屋子挤了点,凑合坐吧!我老婆总让我把石头扔了,让屋子宽敞点,舍不得呀!这不,为迎接你们来,把石头搬到门口一部分。”屋子虽然窄小,周宏兴大度无私的助人精神却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他决定把函授学院几套发行量很大的文学类教材交给作家出版社出版,而且先付一部分纸张印刷款。这几乎是救活了经济窘迫的作家出版社。就是那一晚,让我与周宏兴结下了几十年的友情。就是那一晚,我也知道了周宏兴爱石如痴的雅好。难怪在参观奇石馆时,讲解员告诉我:有几块奇石,人家出几十万、甚至几百万,周先生也不肯出手。

走出有几千平方米面积的三个馆,心里总感觉展品的摆放显得有点拥挤,或许是因为这里的展品太丰富了!这是周宏兴一生的积累与收藏,这里也收藏了周宏兴的一生。

在公交车上萌生创作隶体指书灵感

赵李红

“老布什的办公室就挂着周宏兴教授的隶体指书作品。”

“1987年,周教授曾联合丁玲、邹荻帆、张志民等海内外五十多位诗人、学者,倡议诺贝尔文学奖授予艾青”。

“知道吗?因为喜欢石头,他走遍了国内的名山大川,就连大孙子的名字他都给起名叫小石头”。

去年十一月,有幸参加周宏兴三大艺术馆在安徽五千年文博园开馆仪式,一路上听到不少关于周教授的介绍。

在“文献馆”内,周宏兴珍藏的李大钊、瞿秋白、周恩来、郭沫若、茅盾、臧克家、赵朴初、王朝闻、季羡林等28位文化巨匠近万件(页)文献与史料令人颇有淘宝的欣喜。突然,墙上的一张1981年周宏兴访问翻译家、教育家曹靖华的照片,让我一下子穿越回三十年前的大学课堂。中山装上别着校徽,正是当年教我们班诗歌评论时的模样。

周教授研究艾青十几年,出版有《艾青的跋涉》、《艾青传》、《诗歌创作艺术》等专著。当时,他与那些文化大家郭沫若、艾青、臧克家等有着密切的交往和联系,比起其他文史、文论等老师的照本宣科,周教授的课堂无疑是把全班五十名同学直接与上世纪八十年代火爆的诗坛和名家对接上了,自然极有吸引力。记忆犹新的一件事是,当年的课堂,他言必谈艾青,艾青是怎么怎么说的几近口头禅,以至于一个调皮捣蛋的男生每每活学活用:“哎,查查艾青对校园恋爱有什么论述没有?”“关于禁穿牛仔裤,艾青有没有什么语录”……

“走啦,看石刻长卷去。”思忖中已是移步换景,安徽太湖县的五千年文博园山石之上,由周教授隶体指书镌刻的《道德经》长卷前,吸引不少观众拍照合影。

周宏兴被誉为“隶体指书第一人”,而“以指代笔”创作隶体指书的灵感竟诞生于公交车上。

那是在2002年春夏之交的一个清晨,在去办公室的公交车上,周教授突发异想:可不可以抛开毛笔直接用手指来写书法?手指能不能创作出神奇、雅美、雅俗共赏的隶体书法?

从那时开始,周教授便以指代笔进行隶体指书创作并一发不可收拾。他还为隶体指书的创作制定三个指标:首先要感动自己;其次,要感动周围爱好书法的朋友;第三,要感动书画家、书画艺术鉴赏家。经过十余年的探索、实践、改进,他已逐渐实现了上述三个指标。隶体指书受到中央首长、外国元首、书画艺术家以及各界人士的喜爱与珍藏,近百位专家、学者撰文予以高度评价。

年近八十奔百岁,

结缘书法七十年。

书乃心画抒心志,

乐为盛世谱华篇。

周教授用这首新作的小诗表达自己与书法的厚缘与深情。他说,现在每当清晨醒来,最想做的便是和着古琴古筝的音韵,开始隶体指书的创作——沉浸于“天人合一”、“物我两忘”、“身心皆醉”的艺术境界。

观看周教授用手指写书法也是一种享受。有的朋友说他的手指是“一指禅”,有的说是“神指”,有的说应该像体育明星高额投保一样为手指上保险,等等。他对这些关爱的话语,总是淡然一笑,他说:“我的手指和所有人的手指没有任何不同,是一个知识分子、大学教授很普通的手指。我的成果或贡献乃在于机智而巧妙地调动与开发了手指的潜能,运用自如地创作出具有鲜明艺术个性、表现与毛笔完全不同的审美情趣的隶体指书”。



上一篇:金融时报记者孟黎----专访隶体指书第一人周宏兴教授

下一篇:没有了